維多利亞風格/Victorian Style  

 

設計漫談*

 
 


重拾正統古典的堂皇--維多利亞風格(Victorian Style)
 

台灣市場時常可以聽到 「歐洲古典」風格一詞,但其實「歐洲古典」這個名詞太過籠統與空泛,反而無法描繪出風格本身應該帶有的具體印象。比方說,規律的北歐與慵懶的南歐風情、古希臘羅馬的理性與巴洛克的熱情、古典與新古典的同質與差異,大概沒有人能夠用一個 「歐洲古典」風格以囊括大半吧?

所以,「歐洲古典」這種似是而非的名詞,本來就是台灣房地產市場的怪異產物;這點從廣告裡氾濫的類似詞彙,意圖引人聯想到異國典雅文化的風情而去,便可以窺見一斑。

那麼,要怎麼定義一個擁有傳統歐洲古典風味、富含華麗浪漫裝飾色彩的設計作品或陳設;我想,也許英國「維多利亞風格」(Victorian Style)是個用來解釋台灣市場常見類似式樣的理想答案。

怎麼說呢?首先要來探究一下,歐洲的所謂「古典風格」這個語彙,對應到了哪些藝術運動的範疇?十五世紀之前,歐洲的社會規範一直受到教會的制約甚深,直到十六世紀以後,在教會對於政治與人民的控制力量逐漸消褪之際,貴族與民間開始產生了一種藝術解放,以追求古典的藝術成就來反應長久遭受禁錮的心靈。因此,文藝復興(Renaissance)運動由義大利誕生,而後陸續影響了整個歐洲美學文化的質變。

十七、十八世紀,由巴洛克(Baroque)到洛可可(Rococo)的追求仿效古典運動沒有停過,式樣更從文藝復興時代的典雅內斂,轉變成為了更加富麗外顯的形象,從而達到古典式樣的矯飾極限。但是十八世紀中葉以後的工業革命卻改變了這一切,由於科學成為知識主流以及機械變成效率工具之故,代表純理性反裝飾反古典的藝術論點推翻了長久以來以古典美學做為主流的價值觀。

近代藝術史的觀點經常在古典、反古典之間反覆辯證,十九世紀英國維多利亞女皇在位期間形成了藝術復辟的風格,做為重新詮釋古典裝飾揚棄機械理性美學的代名詞,稱為「維多利亞風格」。

「維多利亞風格」並非像文藝復興等藝術運動一般,擁有相當理論依據的知性式樣,反而因為經歷工業革命之後的文化反芻,產生了以折衷古典做為主體的成果。所謂折衷古典,便是融合了諸如新型態的歌德、文藝復興、巴洛克等風格的重現,以及對於過度追求機械美學的省思與反動,所以此時期的各項古典風格也被稱為新古典主義(Neo Classicism)。

維多利亞風格的影響無論在平面印刷(字體)、手工藝(瓷器)、畫作技巧(油畫)、建築式樣(外觀)等方面,一直到現在都還受到西方社會的演進與接納。繁複矯飾的風格反而有助於現代人逃脫冰冷嚴肅的工業科技生活,去追求中世紀浪漫年代西方社會所代表的優雅與高貴。更重要的是,「維多利亞風格」經歷了工業革命與現代藝術的洗禮之後,這種辯證的衝擊與思考,也具體傳遞了古典美學在現代社會所理當呈現的合理角色與姿態。

站長Geoffrey這樣解釋之後,相信讀者對於為什麼捨籠統的「歐洲古典」而就「維多利亞」風格來說明,有了比較清楚的答案。當在室內空間中選擇以西式古典風格去設計時,硬要移植如希臘羅馬正統古典當作語彙運作之時,稍一不慎就容易流於 「後現代」的牛頭馬嘴失誤,反而讓純粹古典味道盡失;相反地,維多利亞風格這種經歷理性衝擊的產物,至今仍風行於部分西方社會的精緻式樣,應用在台灣這個東方現代社會之中,反添流暢減少突兀之感覺。

的確,「維多利亞風格」在當今台灣室內設計市場之中,仍是具有相當份量的設計方向;雖然並不受年輕、強調理性的族群歡迎,但對於歐洲印象有強烈喜好的屋主而言,不啻是個統合整體的理想風格。矯飾古典細部配合繁複線板壁爐,搭配水晶燈飾蕾絲窗紗彩花壁紙精緻瓷器細膩油畫,這些都是體現維多利亞風格缺一不可的要素。

風格式樣的喜好,本就是因人而異,設計者的立場在協助屋主完成理想的主觀價值朝向,從而運用美學的設計理念來融合成作品。「維多利亞風格」的確未必受到所有族群的青睞,不過它也確實能夠具體突顯被設計空間的堂皇貴氣,從而達成屋主所寓意隱含的空間精神及效果。

 

設計漫談*

回到首頁